高石タケル

圈名沐沐,或者叫我沫沫也行
熟人面前话痨,生人面前话废
看心情写文,文笔灵感都垃圾:D

『擎蜂』伤痛

ooc,慎点。
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啥,反正就是感觉渣到想回火种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伤痛不是歇斯底里,
伤痛是午夜梦回,
坐起身,
发五分钟的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当擎天柱跳入火种源的时候,大黄蜂的火种抽痛了一下。
他芯痛,他难过,他舍不得。
一直以来都很关心照顾自己的大哥,就在他眼前跳入了火种源,并与它融为一体。
大黄蜂感到空前的难过。
如果宇宙大帝没有借着威震天的机体来捣乱的话,擎天柱是不是就不用投身火种源了。大黄蜂这么想着,莫名有些憎恨宇宙大帝。
可生活还要继续,塞伯坦孕育出新的生命,他们也投身于塞伯坦的重建工作。每天都很忙,大黄蜂总是在闲暇时刻想起擎天柱,他的芯里溢满了难过,却还不动声色的压下那份难过。
大黄蜂自擎天柱投身火种源后,已经日益成熟,孩子气的行为屈指可数。可阿尔茜他们明白,年轻的战士是被迫成长了,他明白他不能像以前一样了,没有人会像擎天柱那般包容他。
是夜。
大黄蜂躺在充电床上充电,他梦见了擎天柱,梦里的擎天柱还是那样温和,领袖对着他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,然后渐渐地隐入浓雾中。大黄蜂有些惊慌失措,他拼命追赶着,可擎天柱已经消失无影了。
“不!擎天柱!别走!”
大黄蜂猛的坐起身,眼前是一片黑暗,他瞬间明白了,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梦境罢了。大黄蜂湛蓝的光学镜盯着眼前的黑暗,他静静地坐着,一言不发,就这样沉默了五分钟。而后躺下,闭上了光学镜,再度陷入充电。
良久,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。
“擎天柱,我想你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24)